老张

原ID:齐十二
福华 麦雷 青火 Malec Others.
圈子很杂 全职全员厨
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
注:懒癌拖延症末期 龟速更

【冰上的尤里】维勇-维克托生贺文+圣诞贺文(甜,日常,清水)

第一次写维勇 大概就是整个人都在癫狂 为了写贺文还给自己立了flag233333 在我心中的维勇很异样的纯情就是了hhhhh 时间设定在大奖赛之后 勇利去了俄罗斯和维克托一起生活 两个人是室友 住不一样的房间 很纯情的那种热恋情侣的感觉hhhh 角色属于官方 脑洞OOC属于我 有雷轻拍 有虫可以抓 话唠得不行hhhh

以下正文:

        在大奖赛结束之后,如同和维克托约定好的那般,勇利如实告知了自己最后的选择和比赛之后的去留。当初信誓旦旦地说过不止一次这次就是他最后的赛季,大奖赛之后就要退役,现在回想起来简直打脸得不要不要的,毕竟最后他选择了留下。

        “肯定还会再有一天,能和维克托站在同一片冰场上。”这是上一届大奖赛,在自己几乎伤痕累累时见到维克托,勇利对自己说的话。虽然这么说着,在原以为会是最后赛季的大奖赛中夺走这么一个机会的,却是勇利本人。

        两个人也曾经一起站在同一片冰场上,在自己的故乡长谷津,在那个自己从学花滑起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冰城堡,维克托作为教练和他一起在冰场上练习的次数究竟有多少次,连勇利自己都数不清记不得了。

        像克里斯调侃他时所说的那样,作为“将维克托从滑冰场上夺走的男人”,勇利也曾经很不安,也暗自决定过自己最多只能占有维克托的一个赛季,同样是花滑选手,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一整个赛季没有比赛的意义是什么。维克托比他要年长,是个人都知道运动选手的运动生涯是短暂的,何况在维克托现在的年龄以前退役的选手大有人在。所以,一个赛季,这个是勇利给予自己的最大限度的宽容和底线。

        大奖赛之后为什么决定留下来?或许还是想要完成自己“和维克托再次站在同一片冰场上”的心愿吧,不是别的地方,而是大奖赛的冰场上。作为竞争对手,当初的自己败得太过难看,但现在再度站在冰场上的话,勇利觉得自己也拥有了不输给任何人的信心,而这一切都是维克托替他找回来的。

        “将一切都用滑冰来作为报答。”这是上个赛季勇利曾说过的,同时也会是下个赛季勇利将会履行的约定。

        ※※※

        “维克托。”勇利叫住了在冰场上练习的维克托。

        “怎么了?勇利。”维克托滑到了靠近勇利的地方后停下。

        “练习结束后没,没事的话,我能约你吗?”虽然两个人从相识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快一年,对于直接开口邀约这种事,勇利有时候却还是会害羞得不行。

        “练习结束后吗?嗯…可能不太可以诶,对不起哦,勇利。”看到勇利有些闪烁的目光以及害羞的神情,维克托真的很想不管不顾就答应勇利的任何请求,但是冒出泡泡的坏心眼又让他忍不住想欺负欺负他。

        “啊!是这样吗…那没关系,你继续练习。”勇利很显然地失落了,却又很快的打起精神,对维克托笑了笑。

        看着勇利转身就要离开的步伐,维克托开口叫住了他。

        “勇利!”

        “嗯?”

        “练习过后,你想去哪里?”

        “没,没什么啦,只是原本想约你去看看电影什么的,想说你最近练习的强度有点大,是不是应该做点别的什么暂时放松一下自己。”勇利有些羞赦地挠了挠脸。

        “可以哦。”

        “诶?!!!”勇利瞪大了双眼。

        “这一切都只是为了小猪猪哦☆”维克托大概又使出wink的杀必死大招。

        “……”勇利脸上的红晕看起来有延伸到脖子的趋向。

        在一边目睹了全程的尤里奥不发一语,默默地拿出了墨镜,并且顺手把多出来的墨镜给了旁边同样目睹了全程的米拉。

        ※※※

        看着眼前的一切,维克托有些惊讶地睁大了双眼。入眼的是他和勇利在日本时吃得最多也是他认为最好吃的食物更是勇利的最爱——炸猪排盖饭。看向了勇利,只见他不好意思地搓了搓手,“第一次做的炸猪排盖饭,也不知道味道怎么样,请尝一尝。”他说。

        虽然勇利自称是炸猪排盖饭的狂饭,甚至到了连Eros都是想到的炸猪排盖饭,却一次也没有做过给任何人吃的。曾经有在妈妈做的时候看着偷师,而自己私底下偷偷做的被他自己给吃光了,味道好不好嘛?勇利自己觉得和家里的比起来还是差了很多,但不至于下不了口。

        看着维克托不发一语的把炸猪排盖饭给吃完,勇利突然有些紧张,也不知道味道怎么样?是不是合对方的口味?维克托不说话是在想着怎么安慰他,自己做的太难吃吗?

        “怎,怎么样?”勇利紧张地开口问道。

        “嗯…”维克托看起来很苦恼的样子。

        “真的有那么难吃吗?”勇利低着头,看起来沮丧得不得了。果然自己应该再多练习几次以后,才做给维克托吃的。

        “很好吃哦!”维克托笑眯眯。

        “真的吗?”听到维克托的话的勇利猛的抬起头来,看向维克托的目光带着闪亮。

        “嗯,真的很好吃哦。”维克托还是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

        “那就好。”勇利松了一口气。

        “谢谢你哦,勇利。”

        “诶诶,没什么没什么,不用谢。”勇利摆了摆手摇头道。

        “……”过后不知道怎么了,就是突然的一阵安静,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说话。

        “咳咳,那个,我先去洗澡了?”维克托先开的口。

        “好,好的,那我去洗碗。”勇利急忙地收了收碗筷。

        “你说的那个电影几点开始?”

        “啊,电影!我看一下…是九点三十分开始的场次。”

        “那你稍微等我一下,等我洗好澡,我们就出发。”

        “好,那你快去吧!”

        听到维克托走进卧室之后关上门的声音,勇利停下了洗碗的动作,用手掩住了自己的脸。从发丝间隐约可以见到双掌所遮不住的耳朵,正在透着一股红,温度逐渐上升中。

        ※※※

        随手将门关上并锁上之后,把鞋子摆放好的勇利按下了在墙壁上的开关。维克托将钥匙随意地摆放在了桌子上,便整个人往沙发一趟,伸手将围巾解下。

        “第一次觉得原来看电影也可以是这么累的事情啊。”维克托有些无奈的开口。花了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去看一部剧情不行演技不行演员不行角色不行只有配乐勉强可以接受的电影,真的可以算是一种另类的折磨了。

        “对不起,我也没想到这部电影是这样的…”网上看着评价还可以就买了票,没想到却是这样的极品。虽然不是本意,勇利却觉得很不好意思。毕竟票是自己买的,人也是自己开口邀约的。

        “没关系哦,这也不是什么值得道歉的事情,勇利自己也看得挺累的,对吧?”

        “嗯…”

        正当维克托坐起身子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却突然看到勇利一脸惊恐地快速跑向了自己的房间。

        “……”是我做了什么吓到他了吗?维克托一脸黑人问号???不过不久之后就又看到勇利以着极快的速度跑了出来,手上好像还拿着什么东西。

        “哈…维,维克托,生日快乐!”勇利将手上拿着的袋子递给了维克托。

        看着眼前被放大了不少的袋子,维克托愣了几秒才回过神来。看了眼手表,发现时针正好指着十二,分针从刚刚指着十二的地方移开。

        原来已经是我的生日了吗?所以勇利才会这么紧张的…

        “这个是给我的吗?”答案显而易见,维克托却还是把问题问出口。

        “嗯,这是给你的生日礼物,请收下。”

        “谢谢你。”维克托收下袋子。

        “不打算看一看是什么吗?”勇利看着维克托只是收下礼物而没有迫不及待地把礼物打开,不禁开口。

        “嗯,等下才看好了,不管你送什么我都喜欢,而且你不是已经送了我最好的礼物吗?”维克托笑着举起了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在灯光下闪耀着光芒。

        “嗯…”看到维克托手上的戒指,勇利想起了自己当时一个冲动就买下了对戒,还互相替对方戴上了。现在那个和维克托手上那枚相似的戒指,也在自己手上相同的位置闪着光。

        “那,时间也不早了,我先回房了,你也早点休息。”勇利低头看了眼手表,不多说什么就快步往房间走。

        “等一下。”维克托伸手拦住了勇利。

        “还,还有什么事吗?”勇利还是低着头。

        “我差点忘了一件事。”

        “什么事?”勇利刚抬头便觉得有什么东西贴上了额头,有些冰凉,又带着柔软。看到维克托就近在咫尺脸庞,勇利才回过神来,维克托,亲了,自己的额头。

        “这是生日礼物的回礼,也是晚安吻。”看到勇利爆红的脸颊,维克托笑着继续说,“晚安哦,勇利。”说完,维克托便放开了勇利。

        “啊对了!”维克托的话又停下了勇利的脚步。“请问还有什么事吗?”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勇利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颤抖。

        “圣诞节快乐哦!”维克托又是笑得将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不用看他的脸,光是听他的声音,就可以想象出他现在有多高兴,又有多幸福。

        “嗙——”回答维克托的是被勇利关上的门。

        “哈哈哈哈哈哈…”维克托忍不住笑出声。

        我想这是我目前为止最棒的一次生日。

        维克托躺在床上看着举起的右手。

        “晚安。”维克托笑着闭上眼睛。

        ——THE END——

※内有恶搞,请勿认真

大概番外维克托和尤里奥的内心剧场:

        “勇利!”

        “嗯?”

        “练习过后,你想去哪里?”我都可以陪你。

        “没,没什么啦,只是原本想约你去看看电影什么的,想说你最近练习的强度有点大,是不是应该做点别的什么暂时放松一下自己。”勇利有些羞赦地挠了挠脸。

        “可以哦。”勇利难得约我啊啊啊啊啊,怎么可以不去!!但是不可以,我要保持我的形象,我可是维克托,怎么可以为了一丁点小事就激动得不可以…啊啊啊啊勇利小天使约我了!!!

        “没,没什么啦,只是原本想约你去看看电影什么的,想说你最近练习的强度有点大,是不是应该做点别的什么暂时放松一下自己。”勇利有些羞赦地挠了挠脸。

        “可以哦。”你约我当然可以啊啊啊啊啊!不要说是看电影,我还可以陪你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理啊啊啊啊啊!!!

        “诶?!!!”勇利瞪大了双眼。

        “这一切都只是为了小猪猪哦☆”卧槽!!勇利惊讶的样子超级可爱我的天!!!要抱抱!!要转圈圈!!!勇利麻吉小天使哦哦哦哦哦哦 突然癫狂.gif

        “……”勇利脸上的红晕看起来有延伸到脖子的趋向。

        维克托:勇利脸红超级可爱的啊啊啊啊啊啊啊世无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勇利我们去结婚吧 马上 现在 立刻 就要结婚啊啊啊啊啊 勇利小天使我爱你啊啊啊 这个世界再见哦哦哦哦

        ……

        在一边目睹了全程的尤里奥不发一语,默默地拿出了墨镜,并且顺手把多出来的墨镜给了旁边同样目睹了全程的米拉。

        尤里奥:科科 MDZZ

        ——THE END——

再唠叨一点:大概全文四千多字 想要写得甜一点 可是一直拿捏不好甜文的甜到底应该要怎样 最后写出来的东西和自己想象中的也有些偏离 希望食用愉快❤

再再唠多一点:维克托提过俄罗斯不怎么庆祝圣诞节 所以最后的那句圣诞节快乐 只是个人的坏心眼hhhhh 不管是维克托的还是我的hhhh

评论 ( 1 )
热度 ( 34 )

© 老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