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

原ID:齐十二
福华 麦雷 青火 Malec Others.
圈子很杂 全职全员厨
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
注:懒癌拖延症末期 龟速更

【真遥】圣诞贺文(清水,日常,甜)

怎么说,这是写给友人的圣诞贺文,作为一个all凛派,这大概会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写真遥_(:зゝ∠)_如果出现OOC或是其他雷的话,我很抱歉_(:зゝ∠)_如果并没有甜的话,我也很抱歉_(:зゝ∠)_各种文笔渣请见谅_(:зゝ∠)_

图源谷哥,侵删_(:зゝ∠)_

欢迎抓虫ヽ(✿゚▽゚)ノ


       

        纷纷扬扬的雪花随着风飘落,皑皑大雪为街道和路边耸立的建筑物添上银装。马路边,被白雪所覆盖的人行道因为来来往往的人们的踩踏而留下深浅不一的痕迹。太阳不知什么时候已悄然西斜,取而代之的是高挂在天空中的明月,街灯亮起,在光线下照映出的是有情人双双对对的身影。

  

  圣诞夜的前夕,街上到处都是些迫不及待地想要迎接圣诞的人群,大家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只为了一同迎接圣诞节到来的第一刻。此时的遥和真琴正肩并肩地走在异乡国度的街道上,两个人下意识地紧挨着对方,像是为了取暖又抑或是其他。

  

  这是遥和真琴第一次在国外度过圣诞节。

  

        以往的圣诞节,他们都只是两个人呆在家里,看着窗外街上因为圣诞节的到来而雀跃不已的人们,又或是看着电视上的圣诞倒数节目,至多也只是应约去和朋友又或是老朋友们聚一聚。因为遥不喜冷天,而冬天天气又寒冷异常,这让真琴哪怕多么地想要成为那雀跃不已的其中一员,却也只能乖乖地和遥在家里。

  

  就在真琴以为今年的圣诞节也像以往一样只能窝在家里时,遥破天荒地开口和他说了去国外过圣诞节的计划。纵然真琴十分高兴,却也在确定了遥没有任何一丝不开心或是不甘愿,并且再询问了一次遥的意愿后,才答应了这次的国外之行。

  

  现在已是晚上十一点多,因为还没来得及调好时差的遥和真琴却依然还在住宿附近的街道上走着,漫无目的的为了消磨时光,希望睡意早点袭来。

  

  四周一片寂静,只有寒风吹来,呼呼地刮着,吹在人脸上就像是刀割一样地疼痛。

  

  两个人走在路上都没说话,却也不尴尬。沉默就一直这样保持着,直到真琴发现遥因为没戴手套而受不了寒冷地将双手不断搓揉至发红后才停止。

  

  【唉——】像是认命了一样,真琴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将右手的手套取下,并牵起了遥的左手,牢牢地握住,放在了上衣宽大的口袋里。

  

  【...】遥看着眼前被递过来明显不是他的尺寸的手套,并且只有一只,正想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便感觉到自己的左手被人牵起。属于真琴温暖的体温通过掌心传来,让他被冻得差点失去知觉的手有了那么一丁点的感觉,并且正在回温。

  

  ...

  

  虽然现在的气氛十分的浪漫,但遥还是不得不开口。

  

  “真琴,你这样牵着我的手,我要怎样戴手套?”遥说着扬了扬被他抓在右手里的手套。

  

  “啊!抱歉,抱歉,哈哈哈哈...”真琴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接过遥手中的手套为他戴上,其中愣是没有放开过紧握着遥的手。虽然只有一只手,动作是笨拙了一些,但最后手套还是好好地戴在了遥的手上。

  

  然后又是沉默。

  

  两个人都不说话,只是感受着对方的温暖,手心的温度正在互相传染。到了后来,似乎不只是手心而已,就连胸腔上的位置也在隐隐发热,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动。

  

  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走了多远,遥和真琴走着走着就走到了湖边。然后才发现原来不只是他们,也有很多的人聚在了那里。遥和真琴是偶然才走到了湖边,而在那里的人就好似是早已约定好的。询问之下,他们才知道原来每一年的圣诞前夕大家都约定好一起聚集在湖泊旁倒数,一同迎接圣诞节的到来。刚好他们来到的时间也差不多快十二点了,在那里的人都热情地邀请遥和真琴加入他们一同倒数,一起迎接这个充满喜悦的日子。

  

  “Are you ready?”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声,然后大家都默契的开始从十开始倒数。

  

  “10!”

  

  “9!”

  

  “8!”

  

  “7!”

  

  “6!”

  

  “5!”

  

  “4!”

  

  “3!”

  

  “2!”

  

  “1!”

  

  “Merry Christmas!”随着圣诞祝语的结束,一声巨响划破了宁静的夜空,一朵璀璨的烟花在夜空升空、绽放,随即便是接踵而来。

  

  众人都仰望天空,看着那形态各异,色彩缤纷的烟花,那绽放的烟花就像多情的流星雨淅淅沥沥,又似降落伞从空中降落,也如萤火虫般在夜空中翩翩起舞。巨大的烟花在空中绽放,花瓣如雨,纷纷坠落,人们似乎触手可及。

  

  看着真琴仰望着天空的脸孔,在微弱却又五彩缤纷的光线照耀下变得柔和异常,手心的温度早已同步,心脏不自制地加快着跳动的速度,对于平时来说有些难以启齿的话,就这么简单地溜出口。

  

  “...我喜欢你。”

  

  像是被烟火震耳欲聋的轰炸声给掩盖了,遥看着真琴什么反应都没有,有些遗憾又庆幸他没听见自己的告白。

  

  烟花散尽。

  

  大家都各自回到自己的住所,相拥道别。

  

  看完最后一朵烟花升空以后绽放再坠落,遥也转身准备离开。

  

  正打算迈开脚步时,却突然被人拥入怀里。

  

  遥被真琴紧紧地拥抱着,他甚至觉得自己都快可以隔着衣物感觉到那颗属于真琴的心脏跳动的节奏。

  

  直到遥有些受不了,真琴才将他给松开,手却依然搭在他的腰上。

  

  真琴抬起遥的脸,墨绿色如深潭的双瞳上倒映着的是那个有着一头深如清澈大海的蓝色头发的身影。四目相对,对方的眼中都只有彼此。

  

  “我也是。”

  

  “嗯?”

  

  “我说...”真琴笑了起来。“我也喜欢你。”眼中满是温柔的笑意和明显得不能再明显的爱意。

  

  “你...”没想到还是被他听到了啊。

  

  ...

  

  “我爱你。”

  

  “嗯,我也是。”

  

  真琴吻上了遥。

  

  ...

  

       虽然这个圣诞节比起以往任何一个圣诞节都要来得寒冷,但他们却觉得从来没有这么暖和过。

       两人无名指上的戒指,在光线的照耀下,散发着一种光芒。

       我想那可以被称之为“幸福”。

  

  -END-

  

  

  

评论
热度 ( 17 )

© 老张 | Powered by LOFTER